首页  • 通知公告  • 工作动态  • 组织机构  • 办事指南  • 要闻摘报  • 规章制度  • 廉政教育  • 警钟长鸣
廉政教育
首页» 廉政教育
再忆李培斌
发布:2016-02-18 12:00:00     浏览: 【字号:       】

 

 

  •  
  • 调解“家长里短,鸡毛蒜皮”的小事情是李培斌从事的大事业。
  • 李培斌深入乡间农舍,了解社情民意。
  • 李培斌向辖区内的农民讲述参加十八大的亲身感受。
  • 李培斌在调解村民纠纷。
  •     一个人故去后,有关他的一切,或将在时间的长河里慢慢消逝。但是,总有一种精神织写的大爱,如精忠贯日,让浩气长存——阳高县信访服务中心主任、龙泉司法所所长李培斌离开我们已经4个月了,但他始终没有远去,相反,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愈加高大清晰。
  •     中共中央组织部日前决定,追授李培斌同志“全国优秀共产党员”称号。
  •     去年11月2日,本报曾以《正气荡塞上》为题,长篇报道了李培斌同志的感人事迹。
  •     春节期间,记者与中央媒体采访报道组一起,再次走进李培斌工作过的阳高大地,了解先进模范的生前身后事。在与妇孺的谈论中,在同干部的追思里,心绪一次次被打动,数度涌出难忍的泪花。
  •    
  •     老领导高桂德——培斌见了我总是谈工作,从来不提家里和个人的事。我们都知道他是个有能力的人,却想不到他的生活一直十分困难
  •     阳高县科教局长高桂德,曾是与李培斌工作关系最为密切的领导之一。2003年,高桂德任马家皂乡党委书记时,李培斌已在司法所工作。那时,他已展露司法调解特长,许多矛盾眼看走进死胡同,他却能认真地解开扣。
  •     2006年,高桂德到县城所在的龙泉镇任党委书记,不久,即提出把李培斌调到龙泉司法所任所长,他对县领导说:“龙泉镇占全县总人口的1/3,龙泉稳则阳高安,他到这里能发挥更大作用。”
  •     到龙泉后,李培斌的工作量陡然增加,除司法所的工作外,县里的一些信访积案有时也压下来,各个部门有了难缠事情,即使不在职责范围内,也找李培斌帮助解决。对此,培斌没有畏难,他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其中,且每每不辱使命。
  •     是培斌有什么神奇之处吗?也不是,他只是付出了更多的勤勉与耐心。高桂德说,有的纠纷调处,一次、两次根本没有效果,培斌就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做工作,磨破嘴,跑细腿,最终实现案息事了。
  •     2014年8月,古城镇下娘城村农民邵日联打工受重伤,法院判决后却遇到执行难,家人无奈找到李培斌。李培斌先后3次到内蒙古临河,最终为其讨回了4万元工伤补偿款,给了全家一个公道和安慰。
  •    “有事情,找培斌。”这是流传在阳高县老百姓中间的一句顺口溜。这么多年来,大到群体械斗、帮教矫正,小到劳资争议、医患矛盾,培斌不知化解了多少纠纷,解决了多少难题。甚至邻近内蒙古、河北的一些民事纠纷,也来找他这个“金牌调解员”。
  •     许多人在感激和崇拜李培斌的时候,也许不会想到,精明干练的培斌,自家的日子却一直过得十分艰辛。他的妻子一直没有正式工作,打临工贴补家用,靠勤俭维持一家四口的生活。他2012年当选十八大代表后,竟然找不出一件像样的衣服参会,只好花100多元做了一套衣服。他家常年租房,先后搬了6次家,住的低矮破窄,来了人连个下脚的地方也没有。他的屋里,一直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,以至老朋友编话说:“别人搬家,大柜小箱;培斌搬家,一堆纸匣”。
  •     高桂德说:“在乡镇工作时,培斌与我打交道最多,但每次见面总是谈工作,案子进展到哪一步了,哪件事情还需要找上级领导协调,而对生活上的困难,却只字不提。我一直不太了解他家里的情况,说来也十分愧疚。”
  •     工作上的事总是扛在前面,自家的事却处处拿心。其实按培斌在县里的影响力,给老婆解决个一般性工作应该没有问题,但他始终没有向哪个领导张过口。
  •     培斌也从未向组织申请过临时住房,他不愿给领导添麻烦,更不愿意别人说三道四。
  •  
  •    徒弟鲁学虎——师傅对老百姓充满感情,收入不高却经常接济困难群众。他没有给我物质上的帮助,但我打心底敬重他的为人
  •    在徒弟鲁学虎眼中,李培斌是个充满正义感且爱管“闲事”的人。
  •    有一年夏天,一位在县里还算有头脸的人开车在街上撞了人家东西,下来看了一眼,二话没说扭头开车走了。这事恰好被李培斌碰上了,他非常气愤,决心为满肚委曲的受害人讨个公道。他三番五次上门找到肇事者,陈以利害,据理力争,最终让那人道了歉、赔了钱。 培斌说:“善人要善对,恶人要恶对。但不管好赖,人心都是肉长的,他就是块石头我也要把他焐热了。”
  •     在基层工作,每天直接与老百姓打交道,面对的往往是些形形色色的小事情。这些问题看似不大,实则成因复杂,解决起来十分棘手。但培斌总是把这些事挂在心间,认真地加以解决。他常说:“我们把一件件小事办好了,就会换来千家万户的安宁,赢得基层社会的和谐。”
  •     培斌对老百姓有感情,面对那些陷入窘境的群众,他总是安慰道:“你放心,党和政府不会不管你的”。这是一句责任之语,更是一句承诺之言。诺言的背后,是他对事业的赤诚和对群众的真情,是他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付出与坚守。
  •     培斌说:“群众往往是在最无助、最无奈的时候才找到我们,我们要对得住这份信任。”他任县信访服务中心主任后,司法所里上午一般都是小鲁值班,他不止一次安顿小鲁:“来司法所找咱的人,不是背着气,就是带着怨,不管是谁,都要热情接待,让他们带气而来,带笑而归。”
  •     小鲁是2013年来司法所当内勤兼司机的。当时,26岁的他没找到好工作,提出跟培斌干,心里原本打着小九九:师傅带个“长”字,又是远近闻名的能耐人,跟着他干活,就算成不了正式工,经营点人际关系、办点事情啥的,应该没有问题。
  •     但实际上,好几年了,小鲁从没得到啥实惠。
  •   这么多年来,培斌为许多信访人员解决了难题,帮助不少刑释解教人员落实了生计,一些人十分感激他,给他送钱送物,他一概不要。在调解纠纷过程中,也有人托情要“表示表示”,他从来不收。不仅不收礼,还时不时接济困难群众,一百二百,三十二十,掏的都是工资。
  •   小鲁说:“师傅挣钱不多,有时出门办事,连加油的钱也掏不出来。他自己尚且如此,更谈不上关照我了。但我打心底里佩服他,敬重他的为人。”
  •   
  •   妻子杜润梅——这么多年家里生活一直很紧张,培斌思想上也有压力,但他注定是个不一样的人,我相信这辈子没有跟错他
  •   妻子杜润梅与李培斌是中学同学。情窦初开的年龄里,身形高大、开朗热心的李培斌走进了杜润梅心里:“将来嫁人,就嫁这样的人。”
  •   如愿牵手的喜悦之后,却是日子捉襟见肘的尴尬与艰辛。杜润梅说:“结婚这么多年,家里日子一直不太宽裕,培斌的思想上也很有压力。其实家里也不是没机会改变经济状况,矿上红火那几年,曾有一个老板提出让培斌去帮忙,说了几次,他也没有动心。”
  •   2013年兼任阳高县信访服务中心主任后,培斌的工作担子更重了,也更劳累了,有时回家刚拨拉一口饭,电话就响了;有时中午或半夜刚躺下,又被叫出去。矛盾和问题的发生不讲时间,老百姓也没有上下班的概念,培斌的生活也就跟着失去规律,家里几天不见人影是常有的事。
  •   体胖加劳累,培斌的“三高”愈发严重,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调理。他胆结石越来越大,炎症发作时难受得要命,妻子看在眼里、疼在心上,问他要不要和领导申请换个工作,但培斌说:“撂挑子不好吧,忙过这一阵,我就去检查”。最后,胆结石手术倒是做了,但绷带还没拆,他就又赶到现场调解了一场纠纷。
  •   工作十分上心的培斌,却疏忽了儿女亲情。培斌的女儿在新疆工作,嫁到当地半年多,一直没顾上办“回门”,本来糕面都买好了,竟成了无法弥补的缺憾。
  •   当选十八大代表后,省司法厅考虑他工作更加繁忙,给他配了一辆轿车。但他除了下乡、开会走远路外,为了节省油费很少使用,多数时候还是骑着那辆已经用了15年的旧摩托车。他的妻子唯一坐过一次他的小车,竟是从市里接他的骨灰盒。
  •   杜润梅说:“结婚这么多年,面对生活的艰辛,我有过抱怨,却从不后悔,培斌注定是个不一样的人,我相信这辈子没有跟错他。”
  •   2015年11月1日,当载着培斌骨灰的灵车缓缓驶入阳高县城时,街上的人们停下手中的事情,自发加入护灵车队,要送培斌一程,无法弥补的伤痛再次涌上人们心头。
  •   在斩棘路上的倾情付出,在公私之间的无悔抉择,铸就了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。培斌,用热血和生命,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奉献之歌。
  •   杜润梅说:“培斌获得县以上荣誉70多项,他答应过我,等有一天退休了,就陪我到新疆走一走、看一看。他还有许多心愿未了,只是走得太早了。”(记者 贺锴)
作  者: 打印本文
关闭窗口
来  源:山西日报
网  编:
关键字:
上一篇:“自身硬才能挺起腰杆说话”
下一篇:杜绝校园社交庸俗化
 
 
 
 
西政网  |  管理服务机构          设为首页  |  收藏本站
电话 023-67258493   邮箱 xzhpb@swupl.edu.cn
西南政法大学纪委办公室 监察处 版权所有 © 2014年 渝ICP备05001036号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:401120